警惕超涨机构重仓股

2019-03-18 00:15 出处:邓李新闻网

追逐、防守、观望还是撤退?

面对齐星燕瑶和金艺科技飙升的股价,普通投资者很难无动于衷。由于其有限的投资和研究经验,机构投资者的观点和态度,特别是他们的立场,已经成为影响普通投资者投资决策的重要因素。

然而,由于机构投资者的头寸数据没有实时更新,如果普通投资者过于依赖这些数据,他们可能会陷入困境。

事实上,在正常情况下,机构投资者往往会根据国内外市场的普遍情况和控股公司估值水平的变化来调整头寸。有时,披露的季度头寸数据可能掩盖其波段操作的痕迹。因此,盲目追逐机构重股是刻舟求剑的行为。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如果他们不愿意将财富委托给机构投资者,他们必须准备好与机构投资者玩游戏。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机构投资者的头寸数据只能作为参考,不能按顺序收集,从而成为他们自己的投资理由。

齐星滴眼液的案例

经常发生的情况是,当投资者发现一只股票的价格翻了一番,并且该机构对该股票进行了大量投资时,该机构已经持有该股票很长时间,例如齐星燕瑶。

截至9月22日,齐星滴眼液自2019年以来上涨了372.51%,在2018年前上市的2357家a股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一。

上半年末,共有38只基金持有该股,共持有10,504,200股,占流通股的18.80%。

第一季度末,仅有两家基金公司持有该股,仅有两家持有基金,合计仅持有891.7万股,仅占上市公司流通股本的1.67%。基金公司的状况甚至比年初还要糟糕。2019年初,共有5家基金公司和11只基金持有该股,共持有121.2万股,占流通股的2.26%。

显然,基金公司在第二季度建立了大规模头寸或增持了齐星滴眼液。

然而,普通投资者可能不会意识到这一点,除非该基金公司在7月18日之前或之后发布第二份季度报告,或者齐星滴眼液在8月28日发布2019年中期报告。

在此之前,该公司股价已经完成了第一波大幅上涨。

截至7月18日,齐星滴眼液自2019年以来增加了330.84%,自第一季度末以来增加了279.58%。截至8月28日,2019年以来的增幅为459.50%,第一季度末以来的增幅为392.94%。其市场表现远超同期创业板指数和医药生物指数。

截至7月18日,创业板自2019年以来增长了21.91%,自第一季度末以来增长了-9.98%。生物医学指数分别为19.35%和-9.03%。截至8月28日,创业板自2019年以来增长了29.96%,自第一季度末以来增长了-7.27%。生物医学指数分别为28.67%和-1.93%。

以上数据显示,齐星滴眼液的股价上涨主要发生在第二季度,与机构投资者的大规模头寸或持股同步。

因此,如果普通投资者以“机构头寸过多”为由说服自己购买这只股票,那么收益率会有多高?

由于建仓和出货的时机直接影响投资收益,投资者建仓和出货的时机不同,上述问题的答案无法一概而论。然而,从数据来看,答案可能并不乐观。

截至9月22日,齐星滴眼液自7月19日以来增加了10.84%,自8月29日以来增加了-14.65%,低于总体趋势。创业板指自7月19日以来增长11.84%,自8月29日以来增长4.91%。生物医学指数分别为11.11%和3.06%。

因此,一些人怀疑,在上述“机构重仓”数据发布前后,机构重仓投资者齐星眼药水已经开始逐渐运送和投放安全袋。

机构投资者是非常正常的选择,当股票被低估时,当股票被高估时,或者当股票被运送用于业绩评估目的时,只要整个过程是合法和合规的。

然而,从普通投资者的角度来看,由于他们不愿意将财富委托给机构投资者,他们必须准备好与机构投资者玩游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过分依赖“大量机构数据”和盲目跟随机构的步伐有时可能适得其反。

透支预期

齐星滴眼液成立于1977年。其全称是沈阳齐星滴眼液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凝胶/眼膏、滴眼液和溶液。它将于2016年12月在创业板上市。

定期报告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公司收入保持了6.17%到19.78%的增长率。同期净利润虽然保持正值,但波动较大:2014年至2015年,净利润分别下降32.73%和29.12%,2016年增加146.95%,2017年至2018年分别下降27.34%和65.37%。好消息是,齐星眼药水的资产负债率从2013年底的40.62%降至2018年底的21.72%。

具体而言,截至2018年,齐星眼药水实现收入4.31亿元,净利润901万元,经营现金流净额4401万元,报告期末净资产5.46亿元,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1.07亿元,存货5631万元。

从历史数据来看,齐星滴眼液的基本面并不突出,但证券交易商和机构投资者对其前景抱有极高的期望。例如,根据西南证券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齐星滴眼液已经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报告了低浓度阿托品(0.01%)的临床应用,并已获得临床批准文件的批准。“预计该公司将成为中国第一家拥有该产品高概率的获批企业”,“在3-5年的市场垄断期内,第一批获批产品在未来市场有可能达到50%的市场份额”,“低浓度阿托品国内市场规模高达180亿元。”

然而,从齐星燕瑶的股价表现来看,上述预期可能已经大大透支。

以第一季度末的股价为标准,齐星滴眼液的pe/pb/ps分别为110.79倍、2.88倍和3.65倍,而医学生物指数的pe/pb/ps分别为33.53倍、4.17倍和3.04倍。9月22日,当股价升至79.87元(市值65.84亿元)时,齐星滴眼液的pe/pb/ps分别达到309.58倍、12.33倍和13.70倍,而医学生物指数的pe/pb/ps分别为38.35倍、4.46倍和3.12倍。

定期报告显示,截至上半年末,公开发行基金在齐星燕瑶前10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有7个席位,其中6个来自富国基金,1个来自卜式基金。富国基金拥有21只持有该股的基金,占上市公司流通股本的14.75%。

根据齐星燕瑶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6月3日,郭芙、卜式、西南证券等24家机构和34名研究人员一起访问了上市公司。

9月11日,邢启彦耀发布减持公告,称最大流通股东东施投资“拟在公告发布之日起3个交易日内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减持股份总数不超过4,945,800股(占流通股份的9.25%和总股本的6%)。此前,2019年第二季度,东施投资和上市公司的第二大流通股东礼来亚洲风险投资基金ii、l . p .分别减持了141.3万股和184.46万股。

当心过度上涨的重股

值得一提的是,有不少情况与上述类似——即基金公司在某个季度突然“组合”一支股票。

例如,截至上半年末,融资基金持有的总股份占上市公司流通股本的比例从年初的3.75%上升至8.92%。交银施罗德在元祖的股份从年初的2.47%增至12.61%。中耕基金嘉仓塔邦股份的总持股比例从年初的零上升至第一季度末的2.03%,然后再上升至上半年末的10.43%。

截至9月22日,上述三只股票自2019年以来分别上涨了44.89%、15.83%和61.50%,自第一季度末以来分别上涨了-3.91%、18.07%和9.14%,自上半年末以来分别上涨了9.88%、25.37%和7.24%。

显然,对于这些机构重股,如果盲目跟进,普通投资者可能会陷入困境,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机构投资者没有义务保持头寸不变。相反,当一只股票的市值增长到超过一只公共基金净资产值的10%时,出于流动性风险和风险控制的考虑,后者不得不减持股票。

事实上,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积极在资本市场上玩游戏,为客户赚取更多利润或避免更多损失,符合机构投资者的道德规范。

这意味着机构投资者可以随时调整他们的头寸。

以施罗德在一个很大的位置上“持有”的几只股票的交易为例。第一季度末,交行施罗德(BoCom Schroeder)的8只基金在vision china持有大量头寸,6只基金在易家河持有大量头寸,分别占14.99%和13.11%。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其在vision china的所有持股都已结清,易家河的持股已降至5.39%。

截至9月22日,2018年前上市的2357家a股上市公司中,160家自2019年以来增长了100%以上,27家增长了200%以上,6家增长了300%以上。其中,齐星滴眼液排名第一,涨幅377.53%,其次是金益科技、中谦股份、灵异之作、九鼎新材料和沪甸股份,涨幅分别为355.04%、332.26%、326%、314.38%和304.35%。

根据行业统计,上述160家公司中有37家属于电子行业,占23.13%。第二是计算机行业,有19家,占11.88%;医药和生物产业排名第三,为16位,占10%。此外,农业、林业、畜牧业和渔业、机械设备、食品和饮料、化学工业和通信工业分别有11个、10个、10个、9个和9个。

来源:证券网络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